ENGLISH    |中文

全國服務熱線 :
0513-88770699
 
詳細內容 MORE
詳細內容


聯系方式 CONTACT US

南通日芝電力材料有限公司
電 話:0513-88770699
    0513-88770698
傳 真:0513-88770698
郵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江蘇海安高新區譚港路99號

 
詳細內容  首頁 > 詳細內容
 
數千億!煤價升、電價降、補貼資金不到位、電改等因素致電力企業經營承壓

數千億!煤價升、電價降、補貼資金不到位、電改等因素致電力企業經營承壓
    文章來源:國際電力網
  2017年發電企業電煤采購成本較2016年提高2000億元;
  2015年以來全國兩次下調煤電上網標桿電價,影響煤電企業收益2000億元;
  當前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缺口已達1000億元;
  去年電改中核定的輸配電價比現行購銷價差平均每千瓦時減少近1分錢,預計將影響電網企業收益480億元;
  2017年,全國市場化交易電量合計1.63萬億千瓦時,影響電力企業收益約600億元;
  今年我國提出降低電網環節收費和輸配電價格、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將影響電力企業收益約800億元
  中電聯日前在2018年經濟形勢與電力發展分析預測會拋出的這一組數據意味著,電力行業近三年來至少已累計讓利近7000億元,隨之而來的是電力企業,特別是以火電為主業的電企財務成本陡增、經營形勢嚴峻。同時,受壓減煤電投產規模、在建煤電項目停緩建等因素影響,電力行業相關設計、建設施工企業同樣面臨嚴峻的經營形勢。而據記者了解,電力行業面臨的挑戰遠不止于此。
  電源、電網企業經營承壓
  2017年,國家持續推動能源生產和利用方式變革,調整優化能源結構,電力工業不斷向結構優化、資源節約化方向邁進。中電聯黨組書記、常務副理事長楊昆在上述分析預測會上表示,去年我國電力供應能力持續增強,結構調整成效顯著。例如,去年全國新增裝機1.3億千瓦,為歷年新增裝機之最,其中新增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8988萬千瓦,也創歷年新高;在電網建設方面,電網工程建設完成投資5315億元,同樣繼續維持在高位。
  但在亮眼數據的背后,行業面臨的問題同樣亟需關注。
  例如,在經營方面,中電聯稍早前發布的《2017-2018年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下稱《報告》)顯示,去年全年電力行業效益下滑,其中煤電企業經營形勢持續嚴峻,出現了大面積虧損。
  據華潤集團董事長傅育寧介紹,2017年全年五大發電集團煤電板塊虧損402億元,虧損面達60%左右,負債率均超過80%。而從主要發電企業2018年煤炭訂貨情況看,煤炭供應合同中長協煤銳減,煤電企業經營有持續惡化的趨勢。
  電煤價格持續高位大幅推高了煤電企業發電成本。楊昆在分析電力行業為何出現經營形勢困難時說。據中電聯測算,2017年全國煤電企業因電煤價格上漲導致電煤采購成本比2016年提高2000億元左右。
  記者在會議現場還了解到,上網標桿電價下調和市場化交易電量增加等因素也拉低了發電企業收入。其中,2015年以來兩次下調全國煤電上網標桿電價,影響煤電企業收益2000億元;2017年市場化交易電量增至1.63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5%,為實體經濟讓利603億元。此外,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可再生能源補貼發放明顯滯后,以及煤電環保投入不斷增加、環保補貼難以彌補環保投入等因素,都加劇了電力企業生產經營困境。
  同時,《報告》顯示,電網企業經營同樣也面臨較大挑戰。具體來講,一方面,電網企業收入增長將放緩。其中,去年我國完成了32個省級電網輸配電價改革,平均輸配電價比現行購銷價差減少近1分/千瓦時,進而核減省級電網準許收入約480億元。另一方面,電網企業履行電力普遍服務,貫徹落實脫貧攻堅、鄉村振興、援疆援藏、區域協調等戰略部署,不斷加大農網建設投資,重點聚焦深度貧困地區、邊疆地區,民族地區和東北老工業基地,部分省級電網企業出現虧損。
  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要降低電網環節收費和輸配電價格、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的目標。據國家電網公司董事長舒印彪介紹,這一要求將進一步降低電力企業收益約800億元。
  電力產業鏈上下游關系不順
  華能集團董事長曹培璽稍早前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曾指出,現在煤電企業雖然面臨設備利用小時數低、市場交易電量占比擴大變相降低電價等問題,但導致企業經營壓力大的最主要問題還是電煤價格高。楊昆在會上也認為,電煤價格持續高位是煤電行業大面積虧損、電力行業效益下滑的最主要因素。
  在此背景下,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達了國家應控制煤價的訴求。
  據中電聯測算,按照現在的電價、電力交易、利用小時數等情況,5500大卡動力煤價格在480元/噸左右比較合適。曹培璽說。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國家發改委發布《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全面深化價格機制改革的意見》《關于完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有關事項的通知》,表示將進一步推進價格市場化,綜合考慮成本變化,健全煤電價格聯動機制。按照煤電聯動規則測算,2018年煤電上網電價應上調3.4分/千瓦時。但受當前經濟形勢影響,啟動煤電聯動,提高煤電上網電價面臨很大困難。
  對此,傅育寧建議國家發改委盡快采取煤價調控措施。一方面要加快先進產能釋放,另一方面要降低中長協合回基價,調整煤價回歸綠色區間。建議將北方港口5500卡動力煤460元/噸的價格作為煤、電雙方2018年下水煤長協基準價格,調整下水煤中長協合同基價為460480元/噸,以緩解發電企業的經營困境。
  而在大唐集團董事長陳進行看來,煤電與煤炭頂牛的矛盾較突出,煤電聯動機制不完善、啟動不及時,煤電企業大部分時間生存在煤價上漲與電價固定的夾縫中,不少企業入不敷出、負債率高企等困境之所以連年反復出現,根源在于電力產業鏈不協同。
  多年來,電力行業作為關系國計民生的基礎性行業,肩負了重大的政治和社會責任,受國家計劃管理與宏觀調控的影響較大,產業鏈上的一些突出問題由于種種原因尚未得到有效解決。陳進行指出,類似的問題還有煤電與可再生能源的互補機制不健全,煤電為可再生能源托底和調峰做出了最主要的貢獻,但缺乏合理的輔助服務補償機制支撐等。
  不協調、不充分問題突出
  另據楊昆介紹,我國電力行業發展還面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等一系列挑戰。
  一方面,電源與電網、交流與直流、煤電與清潔能源發展不協調的問題依然存在。楊昆表示,我國能源生產和消費逆向分布,有電送不出、有網無電送的問題同時存在;電網強直弱交問題突出,特高壓交流發展相對滯后。風電、太陽能發電裝機快速增長,系統調峰能力難以滿足新能源發展的需要。
  另一方面,電源結構調整、電力市場建設、資源利用效率不充分問題不同程度存在。例如,新能源開發與市場不匹配,建設周期與電網不同步,三北地區供熱機組比重高,東北、西北地區靈活調峰電源比例低;電力市場交易機制還不完善,市場不規范行為缺乏有效監管,失信懲戒機制需要完善;棄水、棄風、棄光問題依然嚴峻,棄核時有發生。
  另外,電力安全生產壓力增大。其中,特高壓工程集中投產,新能源發電裝機快速增長,電力系統形態及運行特性發生重大變化,對系統支撐能力、轉移能力、調節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各類自然災害頻發,保障電力系統安全更為艱巨,發生大面積停電風險始終存在。楊昆說。
  為應對電力行業上述一系列問題,陳進行分析認為,當前電力行業發展的主要矛盾是建設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新一代電力系統的需要與市場發展不充分、結構調整不到位、產業鏈不協同之間的矛盾。這是新形勢下生產關系與生產力不相適應的具體表現。要破解這一主要矛盾,必須通過改革和創新解決滋生矛盾的深層次問題,實現電力發展方式的根本轉變。具體而言,就是要通過質量、效率、動力的大變革,實現電力發展方式的根本轉變。例如,在效率變革方面,要加快還原電力的商品屬性,建立有效的現代電力市場,使電力企業真正成為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約束、自我發展的市場主體。
  楊昆在會上也表達了相同觀點,即要加快推動電力發展質量、效率、動力的變革。電力發展呼喚新的變革。

 

 

 
上一頁  下一頁
 


体彩6+118140期